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安徽 >

安徽新生儿性别比为120.48 不会爆发“光棍危机”

时间:2015-10-27 09:57 类别:安徽 人数:

性别比失衡问题近年在中国广受关注,有媒体报道称,“光棍危机”2020年或全面爆发,不少男子可能娶不到老婆。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安徽省每100个女孩出生的同时就有120个男孩出生,性别比为120.48,呈逐年下降之势。考虑到人口的流动,未来我省很难发生“光棍危机”。

    我省新生儿性别比逐年下降 男女“落差”减少

    出生人口性别比,即出生100个女婴对应出生的男婴数。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5.88,实现了自2009年以来最大降幅,但依然高于国际公认合理区间103—107的水平。

    福建省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姚美雄公开指出,2010年,全国0—19岁人口男孩有1.72亿人,比同年龄段的女孩多2210万,其中10—19岁人口男孩比女孩多了950万,男女比例是111.5比100。这意味着,到2020年进入婚配的20—29岁男孩将比女孩多出近950万。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剩男”规模将接近澳大利亚总人口,他们中绝大部分将终身打“光棍”。

    报道称,重男轻女最严重的是安徽、海南和福建等地。记者从安徽省卫计委了解到,我省出生人口性别比确实不低,2014年评估结果为120.48,高于国内平均水平115.88。近十多年来,安徽省加大对出生人口性别比的综合治理力度,偏高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得到了有效遏制,并呈下降趋势。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安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29.43,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性别比为128.65。“十二五”期间,国家对各省的性别比进行了评估,安徽省2012年、2013年、2014年评估结果分别为:124.44、124.57、120.48。

    计划生育非主因我省将立法禁止非法胎儿鉴定

    2014年全省常住人口中,男性为3081.9万人,占总人口的50.67%;女性为3001万人,占总人口的49.33%。性别比为102.7,比较正常。那么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原因是什么?

    省卫计委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处工作人员介绍,计划生育主要是在数量上对出生人口加以限制,在结构上无法产生明显影响,排除人为干预,孕妇生男生女是随机的,概率也是均等的。据统计,我省一胎性别比处于正常区间,二胎性别比开始扩大,胎次越高性别比越大,父母的选择欲望越强烈。因此,性别失衡是多种社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既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传统影响、又有B超胎儿鉴定等普遍使用的影响。而生育政策也是影响性别选择的一个外部因素,在多生的可能性受到制约(计划生育政策规定的客观制约),技术手段(B超鉴定、血液鉴定)让一些家长宁愿铤而走险,为胎儿选择性别。

    “据调查,安徽皖北、江淮相较于江南地区重男轻女比较严重。”省卫计委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随着社会观念的变化,重男轻女现象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老家在淮北濉溪县的肖先生今年26岁,有3个姐姐,“在农村,家里没有个男娃是不光彩的事,不仅农活干不过来,也容易受别人欺负”。肖先生说,现在农村人的思想开放了许多,觉得生个女儿负担轻,只生一个女儿的家庭也逐渐多了起来。

    2000年,安徽省人大通过了《安徽省禁止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别终止妊娠的规定》,2004年进行了修订。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省人大已将“两非”规定的再次修订列入了2015年的立法计划,做到打击“两非”有法可依。

    人口流动解决婚娶我省难爆“光棍危机”

    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危害显而易见。没有家庭这根纽带,大量成年单身男性将是不稳定的社会因子,他们年老后还要面临养老问题。“性别比失衡还会导致婚姻买卖,这在农村、山区时有发生。”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处工作人员表示,性别比失衡带来的婚姻挤压也不容忽视,四五十岁的男子只得寻找二十多岁的女子当配偶,如此循环下去,形成男性初婚年龄推迟、女性初婚年龄提前、夫妻年龄差异扩大。

    不过,省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相关负责人认为,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导致的“光棍危机”在全国范围内有一定可能,但单就安徽省而言,爆发“光棍危机”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人口的流动可以解决婚姻问题,“安徽男人不一定要娶安徽女人,他可以在全国任何一个城市工作、生活、婚娶。”例如,相较于欧洲,美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并不突出,因为全世界的劳动力都在流向美国;相较于国内贫困山区,上海男人的婚姻问题更好解决,因为全国的人口都在流向上海。

    因此,业内人士建议,我省除了通过严打“两非”等手段降低性别比外,还可以通过经济发展、政策优惠吸引外来人口流入,亦或保持畅通的人口流出。

    我省2.5万“二孩”出生降低性别比效果有限

    因劳动人口比例减少,我国人口红利不再,老龄化却不断加剧。近期,全面放开二孩的呼声不断。放开二孩可以增加青壮年劳动力,对降低出生人口性别比是否也有用呢?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结果2014年仅增加出生人口47万。根据国家卫计委的统计,截止到2015年5月底,全国1100多万单独夫妻仅有145万申请再生育。

    情况类似。2014年1月,安徽省“单独两孩”政策尘埃落定,正式公布实施,一方或双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从省卫计委了解到,全省符合条件的夫妻有30多万对,截至到今年9月底,领取再生育证的只有4.6万,最终只有2.5万二孩出生。相比于全省每年80~90万的新生儿出生,二孩数量可以忽略不计。省卫计委工作人员直言:“许多家庭生二孩就是冲着生个儿子去的,由于二孩数量较少,短期看对降低出生人口性别比效果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