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人口普查 >

放开二孩到2050年将累增3000万劳动力人口

时间:2016-03-28 22:15 类别:人口普查 人数:

全面二孩政策将对中国人口发展带来哪些变化?我们该如何应对?8日,在由省政协办公厅主办,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广东公共外交协会、广东省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协办的第三期“国是学堂”上,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利用调查研究实例、数据和图表,解读全面二孩政策对中国人口发展趋势及社会结构变化的影响。

  原新认为,全面放开二孩后,对于我国老龄化程度长期影响较大,如果继续保持全面二孩政策,预计到2100年老龄化程度将下降7个百分点。
  如何看待单独二孩政策?单独二孩并没有“遇冷”

  全面放开二孩消息公布以后,如何看待2年前启动的“单独二孩”政策?有声音认为,单独二孩政策在推出后,申请生育的适龄妇女数量并没有达到预期。对此,原新认为,评估一项人口政策,要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维度来观察,从当前的数据与反馈来看,单独二孩并没有“遇冷”。

  原新透露,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15岁到49岁育龄妇女,即目标人群有1100万。在2015年6月底,根据测算,除西藏外,全国29个省份共有153万符合生育单独二孩要求的人申请生二孩,这相当于有1/7的人提出了申请。

  “根据调研,目标人群中有60%,也就是660万的人是愿意生的,所以在意愿人群中有1/4的人在当年提出了申请。”原新认为,这一比例并不低,“1100万的目标人群不可能都集中在同一年生,高育龄组可能需要急一点,但低育龄组可以再观察几年。”

  原新认为,不能把“单独二孩”和“全面二孩”割裂开来,它们是一体化的调整政策,“单独二孩”是一个探路者,“这两年中国生育情况过渡得非常平稳,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现象。所以探路者成功了,它为继续启动全面二孩政策树立了信心。”

  能否缓解我国老龄化?2100年老龄化程度降7%

  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将会给我国的人口形势带来哪些变化?原新透露,目前全国符合“全面二孩”政策要求的目标人群有9000万,但根据调研,其中的意愿生育人群只有26.2%,一半是40岁以上的高龄妇女。对于“生二孩”的意愿,70后群体意愿最强,80后次之,而90后最弱。

  “任何一项生育政策的提出调整,都是利弊兼收的。”在原新看来,计划生育政策放宽带来的压力是实实在在的,“十三五”期间,新出生人口将从1700万增加到2000万以上。“这说明这届政府把压力留给自己,把希望留给未来。”

  原新表示,根据测算,如果不放开计划生育政策,我国的总人口将在2027年达到峰值,为14.02亿,2050年将回落至12.1亿;而在现行政策下,我国总人口峰值大概在2029年,达到14.5亿,到2050年回落到13.5亿。“政策调整将能使我国在30年到40年间,增加1亿到1.5亿人口。”

  原新透露,这将使2050年的中国老龄化程度从35%至36%下降到34%至35%,“但它的关键在于对长期的影响。到2100年,中国老龄化程度将下降7个百分点。”

  而缓解劳动力(15岁至59岁)数量下降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原新评估认为,二孩政策能缓解中国本世纪30年代以后的劳动力下降速度,但无法改变下降的大趋势。“与不放开相比,估计到2050年,能累计增加3000万劳动力。”

  如何有效提高二孩生育率?需要一揽子方案进行激励

  如果从人口结构和质量的角度来看,原新认为,放开二孩将有利于人口均衡发展和素质提升,“均衡发展的意思是,生育率最好接近2这个世代更替水平,单独二孩下的生育率水平是1.6到1.7,如果是全面二孩,在‘十三五’期间能达到更替水平,‘十四五’之后就会回降到1.8左右。”

  对于家庭而言,原新表示,二孩将有利于家庭结构的改善,计划生育政策之下,“四二一”家庭三代结构,将使一对夫妇以后要面临12个老人的赡养义务,调整之后结构转变成“四二二”,这对于家庭人力资源的增加,降低家庭风险,以及孩子健康人格形成都将大有裨益,最终也将提升家庭发展能力。

  “全面二孩政策不会是生育政策调整的终点。”对于未来,原新认为,生育政策在未来的实践中还会不断调整。“未来政策调整的核心重点,将不会是放开三孩、四孩,而是围绕如何鼓励第二个孩子生出来,采取怎样的政策去鼓励这个角度来出发。”

  原新表示,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真正让二孩生下来还需要一系列的政策配套。“比如延长产假,这是由劳动人事部门制定,育儿津贴是由财政部门制定,建立高龄产妇绿色就医检查通道,需要医院来行动,托儿所数量的增加,需要教育部门的配合。”他认为,真正全面落实二孩政策,还需要多部门配合提供一揽子方案来解决。

  对话

  人口结构由老年人口一头沉变成少儿人口和老年人口两头沉

  新政策下广东新增人口每年可达20万至30万

  南方日报:如何看二孩政策对广东的影响?

  原新:广东是接受省际流动人口最多的省份,常住人口超过1亿。二孩对广东的压力在于,这些流动人口生的二孩基本会留在广东。根据测算,广东这些外来人口增加了广东目标人群的50%,相当于增加了50%的生育量。

  这些影响的范围将集中在珠三角,其中广州和深圳的比例最高,可以预见会加重广东的生育健康、分娩、母子保健等方面的压力。新政策使广东户籍人口总量以更快速度增加,常住人口总量保持惯性正增长,但新增加的总人口对广东人口总量的影响会很小。

  根据我们的测算,新政策下,广东高峰期每年会多增长20万至30万人口,正常的时候,每年增加10万到15万,调整之后,广东的生育率能接近更替水平,这对广东均衡发展是有好处的。

  对调整广东年龄结构正好是反向作用。老年人口基本不变,少年儿童人口增加,因此负担比上升,预计到2030年,广东的户籍人口红利将基本结束,人口结构由老年人口“一头沉”变成少儿人口和老年人口“两头沉”。

  但新政策会有利于减缓广东老龄化。因为流动人口以青壮年为主,常住人口老龄化进程进一步减缓,这将大大降低总人口抚养负担。

  南方日报:许多发达国家或地区,特别是在东亚,虽然采取了很多手段,但仍然无法有效提高生育率,原因在哪?我们该如何克服?

  原新:确实,东亚是现在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地区,特别是华人占主导地位的国家或地区,比如香港的生育率只有1.2,台湾是1.1,新加坡1.2,这在全世界都是最低的。

  生育率低是因为现在育儿成本太高,而产假太短,相当于是拿就业在换孩子。另外,现代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孩子也不再是维系家庭稳定的唯一办法。在中国也出现了一些转变,传统上是第一代照顾第三代,但现在许多中国老人思想发生转变,不愿意再照顾第二个孩子。

  其实,发达国家为了刺激生育率,也采取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政策。除了利用经济手段刺激生育之外,还增加了公办托儿所的数量,延长了产假,包括丈夫也有产假,增加孩子的育儿津贴。在中国,进行单独二孩政策评估时也提出了这些扩大育儿福利的方法,提高生育率可以从这些方面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