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毒品”、“淫乱”,他们占人口5%,却活在另一个世界

2021-02-23 08:54:56来源:全球人口动态资料库作者: 中国人口网阅读量:0

小编有话说:

文|火然 Vera是我的头号闺蜜同月直,她读完柴静的《看见》以后给我发了条很长的短信说空场专,头一句话就是“然然标际道,我觉得你特别不容易”见等。我一看组人改果,眉头一蹙观方级合,菊花一紧口及这,赶紧展 文|火然 Vera是我的头号闺蜜,她读完柴静的《看见》以后给我发了条很长的短信,头一句话就是“然然,我觉得你特别不容易”。我一看,眉头一蹙,菊花一紧,赶紧展

 

文|火然

Vera是我的头号闺蜜,她读完柴静的《看见》以后给我发了条很长的短信,头一句话就是“然然,我觉得你特别不容易”。我一看,眉头一蹙,菊花一紧,赶紧展开搜索式回忆。我得绝症了?没有啊。我第三条腿残废了?康健着呢。我破产了?本来就是穷光蛋啊。

原来她把柴静采访同性恋的那篇文章细细地读了几遍,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我的小模样。当然不是我让她朝思暮想了,而只是因为,我是她身边唯一的gay蜜。她以为,同志人群的状况正如同柴静在那文中描述的那般,凋敝萎靡,只字不差。

我当时在她面前卖乖,回复她:是啊,姐姐不知,妹妹好苦啊。但心里清楚得很,直男直女眼中的同志映像,是被舆论领袖们妖魔化以后的样子。这里并没有要批驳柴静女士的意思,我只想说,即便是柴跑去穷乡僻壤采访一个只是感冒发烧的农妇,也做得出一期凄凄惨惨戚戚的专题片。

平时读新闻,但凡看标题里有“艾滋”、“不安全性行为”、“毒品”、“淫乱”之类的词汇,我不点开都知道,记者和编辑们铁定是要把“同性恋”加入稿件中的。于是同志就慢慢变成了一群无毒不欢的瘾君子,一帮淫亵浪荡的猥琐鬼,或者就是一堆夜夜啼哭的苦命三郎。

我一个学新闻的人,切切实实地感觉到:新闻的确是真实的,但不能代表真实。什么是新闻啊?是那些新鲜而少见的事情。什么是真实啊?是那些普通而熟悉的事情。这两者怎么可以等同呢?这不是新闻媒体无良,而是新闻的属性本就如此。

所以与其说是媒体在妖魔化同志,倒不如说是那些容易被煽动、听风就是雨的圈外人,妖魔化了这圈内人。

王凯去年被网友骂得半死。要是人家当时去的不是泰国泼水节,而是傣族泼水节,估计网友就不骂了。在那帮瞎起哄的乌合之众的脑子里,逻辑思维大约是这样的:谁去泰国谁是gay,谁gay谁淫乱。

要么太排挤,要么太怜悯。直人对性少数群体的印象,多数时候呈现极端化。而且情况往往是一个极端导致了另一个极端。大家都横眉冷对的讨厌鬼,看着看着也挺可怜;大家都心生悲悯的可怜虫,看着看着也蛮可恨。

前两年,校学生会搞了一个叫“师大诺贝尔”的达人秀选拔赛,我以原创音乐人的身份受到主办方邀请过去参加。负责人是学生会主席,没料到这货暗地里在社交网络上攻击我的性取向:“第一个选手是死基,好恶心,大家不要管他,来给我女神XXX投票吧。”我得知此事以后,中途退赛,并自此拒绝参加由校方主办的任何活动。

委屈难忍,便把这事跟父母倾诉,但没想到在那以后,双亲却开始担心起我将来的处境。“你以后该怎么办?”他们总是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可事实是,我从小到大就受过这么一次因为性向而造成的歧视,更多时候外人还是理解的多。更何况,那学生会主席后来还不是像龟孙子一样地向我赔礼道歉,还不是给我颁发了那场比赛的冠军证书,而且还为此研究生都没考上(哈哈,我的诅咒可灵验着呢)。

人们在电车里说说笑笑,唯独你在电车里小声放歌,同样是传送声波,但你的频率跟众人不同,以至于有人恨你,有人爱你。那你的真实处境是什么呢?在中国大陆,尽管同性恋婚姻不合法,但LGBT人群本身和那些所有在电车里吵吵嚷嚷的人们一样,平等受到法律保护。所以同志的真实状况,就跟那所有同乘一班车的旅客们,一模一样。

这才该是直人眼里,真实的同志映像。

但最要紧的,恐怕不是直人怎么看待同志,而是同志怎么看待自身。问题恰恰是,同志对同志的妖魔化,比直人对同志的妖魔化,更加严重。

我家在重庆市的一个小县城里的一个小乡村里,前年春节回去,用定位软件收到一条信息,是一个小男生给我发的,资料上显示对方18岁,但聊下来才知道这小孩儿才14岁,在县城中学里念初二。很快,他开门见山,问我:“要不要打野炮?”我反问他:“谁教你这些事情的?”这是个农村孩子,和我儿时一样,也是留守儿童,老实巴交。他回答我说:“大人教的。”他自称已入圈一年多,攻受兼备,还有地儿——后山坡上有一片竹林很隐蔽。听得我哭笑不得。幸好,他知道安全套是什么、知道艾滋病、知道“油”。我问他:“你相信爱情这种东西吗?”他说:“以后肯定要跟女人结婚的。”

与那孩子的对话,让我逐渐意识到,教育那些年纪比较轻的同志如何“入行”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而通常情况下,是谁在教呢?是那些社交网络上的长者,也就是所谓的老gay。但很多大叔的人生观本就吹弹可破,还拿什么来跟这些小孩子现身说法?

同志对自身的妖魔化通常有4种调调。

一、真爱找不到,约炮最重要

直人们有个段子,说“同性才有真爱”,但在同志嘴里,他们说的是“大家都约炮,真爱在哪里”。有媒体报道同志社交软件Blued的用户数量已达2700万,但据我的观察和判断,在那2700万同志中,起码有一半的同志自我认同略有障碍——要么只是来玩玩儿刺激刺激,要么是深柜,要么是自称想随便看看名媛们的吃喝拉撒。那些寻找真爱的少数人,要跟那性向相同、目标却不同的多数人交手,必然会得到一则结论:男人之间,只有性爱,没有真爱。或者大家看到的真爱,都发生在外国人身上。

年长而感情不顺的gay,极有可能会以自己的失败,向年轻的gay传达出错误的感情观。不相信爱情的存在,只是因为爱情没有发生到自己头上而已。

与其满嘴都是怨妇唾沫,倒不如分析分析,怎样做才更容易找到同类。急病乱投医,一天加几百个网友,是铁定会继续失落的。真爱是人类向往的亲密关系的理想状态,但凡是个人,都会很难找到,这跟弯直没啥关系。你看直男直女的确比较容易在一起,但本质上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容易相爱,而是他们比较容易凑合。Gay是很不喜欢凑合着过日子的一群人(丑的要找帅的,帅的要找优秀的,我的前任都是天菜,这说明什么呢,哈哈),所以单身比较多,这可一定不是因为大家只约炮、不恋爱。

二、烧死异性恋,我是gay我骄傲

复旦大学知和社有一年组织学生演话剧《阴道独白》,有一个部分是女生叫床,做这个话剧的初衷,是希望学生们能对性有更深的认识。不过,当舞台上传来女性“嗯嗯啊啊”的娇喘声时,几个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来看剧的男生,像听了鬼嚎似的夺命而去。

无独有偶。我曾加入过一些同志公益活动,有一回,我们做了一个关于自我认同的讲座。我身旁坐着一位男生,今年才十七岁,第一次跟同志人群接触。那天我说话分寸没有拿捏好,关于男男的性啊、爱啊,但凡我知道的,都说。其他人都在为我的梗开怀大笑,唯独他不笑。讲座结束,这男生跟联络员发信息,说自己再也不来了。联络员一问,才知道,是我当时过激的言语,把他给吓到了。

我后来反思,一些较为偏激的同志公益传播,是否真能起到鼓舞人心的作用,心态较好的人当然用不着鼓励,小心翼翼、胆量微小的男生又受不了这样的鼓励。

我也常常困惑,有些人为自己的性取向骄傲个什么劲?你一天到晚聊的是不知是人是鬼的小网友,看的是没有半点营养元素的小黄文,关注的是从早到晚发自拍、犯矫情的小名媛,然后说为自己是gay而骄傲?骄傲你个大头鬼啊!

三、酷爱内斗,自己人撕自己人

我们谈的比较多的,是直人对gay的歧视,可gay对gay的歧视,也严重至极。那些喜欢异装、言行举止较女性化、外貌比较sorry的同志,每天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圈内人歧视。骂得最狠的,不是直男直女,是gay。

“他们在网上给我留言,骂我净给gay抹黑。”Blued上,某异装男每天都会收到前来侮辱他的脏话。他是一位纺织厂工人,喜欢扮女装,并把自拍照片传到网上,为此他受到不少关注,现在有将近2000名粉丝。不过关注他的粉丝,也是来骂他的人,只是骂得比那些不关注的人勤快些。

在我还没有开办微信公众号之前,我在门户网站上写文章,粉丝没几个,骂我的却不少。譬如写到一些关于学历、出柜之类的文章,别人一旦看不顺眼,就往人格上面骂。Gay骂起人来,比刁钻的女人还要狠毒十几倍。

Gay与gay相撕是常有的事,那场面很宏伟,简直就是一群张开血盆大口的妖魔鬼怪,非要争他个你死我活。Gay何苦为难gay呢?搞不清楚。

四、自视悲剧,谁来救我

自怜,就像一股妖风。“同志们老了该怎么办?”“要是打一辈子光棍怎么办?”“如果我不是同志该有多好。”······很多人担心的问题,其实不是自身的问题,而是我们国家的整个养老机制的问题,甚至是全人类都得面对的问题。

一个自称被父母逼进婚姻殿堂的男生找我倾诉,聊着聊着就失语痛哭,说假使自己是个正常人就好了,就不用违心去找女朋友、违心跟异性交媾了。我一边宽慰他:“小伙子,你不容易啊。”一边呵斥他:“你自己没骨气,怪谁啊?”更何况,你喜欢男生哪里不正常了?你去把一个女生骗回家、对外宣称自己是直男,就能正常起来了?直的可以被掰弯,弯的可不能被掰直。

念大一的时候,我跟一位上海交大的研究生约见面,他死活不让我去交大找他,给的理由是,怕被同学撞见。我傻乎乎地跟在约在我的学校,但一路上,他就跟个中情局派的间谍差不多,东张西望、贼眉鼠眼、谨慎小心。他还怪我,面基怎么能那么明目张胆。他那做贼心虚的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实在好笑。

你活得含辛茹苦、活得偷鸡摸狗、活得没有人样,不是你的性取向导致的,而是你的性格导致的。这可是两码子事。

在一些直人眼里,同志这群人就是妖怪,而且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去论证这群人的不合理性。今年奥巴马宣布美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后,同济大学的曾亦教授洋洋洒洒撰写评论,扬言“美国最高法院、奥巴马及所有同性恋者都有反人类罪”,还得以在澎湃发表。看,即便是世人眼里的高知,都是这副嘴脸,就更不要提那些随风倒的小喽啰们了。

正是这些妖魔化同志的直人们,才一手促成了另一群人——同妻的悲惨命运啊!有媒体统计,中国大陆约有1600万同妻。这就是曾亦教授呼吁的“不要反人类”唉,让gay们都去像多数男性一样,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满足双亲,这样他们不就“正常”了么?

我且问:你们把女性当成什么了?!

道德,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你成全父母是道德,欺骗女性不是道德;你不欺骗女性是道德,可你是gay反人类,又不道德了。做人难呐!

而在圈内人眼里,那些所谓的自己人,又何尝不是妖怪?当中有人堕落、有人偏激、有人撕逼、有人自认倒霉,反正强行要把自己找不到对象、生活压力大、受到歧视、未来老无所依等等问题,统统推给自己的性取向。

不要自己把自己妖魔化了,看了这篇文章的读者,请你们扪心自问:自己真是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么?还能玩手机、刷微信、蹭WiFi,说明你的日子过跟直人差不多,还不赖啊!

剧情都被网友玩得稀巴烂的琼瑶剧《还珠格格》的结尾,为什么在皇帝要砍皇后脑袋之际,琼瑶非要设置紫薇求情这一段儿?这是琼瑶笔下的善意。当一大群人都把仇恨直指那一两个人的时候,我们为人的善意,应该是去站在那一两个人的身边,且先不论孰对孰错。绝不是应该跟随大流,逼着那少数人赶紧去死。

同志被妖魔化,在所难免,不管你怎么看待这群人,是嫉恶如仇也好,是护之心切也罢,我对于“人之初,性本善”唯一的期待,就是当多数人去围剿那少数人的时候,也有人愿意起身,站在那少数人的身边。

编辑:各国人口

相关文章

  • “艾滋”、“毒品”、“淫乱”,他们占人口5%,却活

    文|火然 Vera是我的头号闺蜜,她读完柴静的《看见》以后给我发了条很长的短信,头一句话就是“然然,我觉得你特别不容易”。我一看,眉头一蹙,菊花一紧,赶紧展...

    阅读: 0

  • 电竞毕业生无人从事本专业?误传!

    2017年,首批电子竞技专业学生入学。今年夏天,这批学生即将毕业。记者从设立相关专业的院校和参与设置相关课程的企业方面获悉,这一说法有误。电竞专业涉及赛事直转...

    阅读: 0

  • 营销员、保洁员…为何这些从业门槛较低岗位总缺

    营销员、保洁员、餐厅服务员等从业门槛较低的工种之所以持续招工难,专业人士认为,一方面是受劳动者择业观念等影响,另一方面是由于这些岗位就业质量不高,吸引力不足,...

    阅读: 0

  • 这场线上峰会,预示“多边主义”的重新回归?

    行胜于言,一些西方国家所谓的“多边主义”与国际社会所认可的“多边主义”并不完全相同。“多边主义不是一个国家实现其威力的一个抓手,或是为其所用的一个工具。对于国...

    阅读: 0

  • 司机必须被视为“工人” 优步在英国输了官司

    当地时间2月19日,英国最高法院裁定,Uber(优步)司机必须被视为“工人”,而非“自雇人士”,该决定可能意味着英国的网约车司机将享有正式员工的最低工资、带薪...

    阅读: 0

  • 海底64米下的隧道“护卫军”

    2月16日下午,在距离狮子洋隧道以北300米的工区内,王叶正在清点作业工具。他刚接到客调命令,晚上11点47分可以进入隧道进行检查。2011年,位于海底64米...

    阅读: 0

  • 美伊就伊核问题谈判互释积极信号

    美国政府近日表示,愿意与伊朗和其他国家就伊核协议进行讨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2月18日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将接受欧盟高级代表的邀请,与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德...

    阅读: 0

  • 非洲积极应对埃博拉疫情

    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近日在刚果(布)首都布拉柴维尔召开在线记者会,介绍几内亚和刚果(金)的埃博拉疫情防控和应对情况。世卫组织非洲区域主任玛奇迪索·穆蒂表...

    阅读: 0

  • 俄罗斯经济复苏计划显成效(国际视点)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及国际油价波动的冲击,俄罗斯政府去年9月推出了包含约500项措施的经济复苏计划,内容涵盖投资、数字技术、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近期多项指标...

    阅读: 0

  • 老爷爷直播做手工 活出平凡日子里的精气神

    前不久,一位福建龙岩的木工爷爷在网上火了。视频里,老人家熟练地在木材堆里拣选、锯刻、钉胶,不一会儿,一架造型憨态的木马车便有了模样。爷爷牵着木马车,车上骑着小...

    阅读: 0

  • 推动生态体育高质量发展(体坛观澜)

    春节期间,周边喜欢太湖溇港文化的人纷纷驱车来到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织里镇的义皋村。在这里,人们不但可以领略民俗风情、品尝湖鲜美味,也会喜欢上这里的滨湖步道。...

    阅读: 0

  • 让教育之光照亮贫困山区(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乍暖还寒,山路迢迢。2月6日到16日间,张桂梅拖着病躯,家访了山区104个学生家庭,这是她连续第十三年的寒假家访。2020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时代楷模,...

    阅读: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