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8Bdcg57I'><strong id='8Bdcg57I'></strong><small id='8Bdcg57I'></small><button id='8Bdcg57I'></button><li id='8Bdcg57I'><noscript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dt id='8Bdcg57I'></dt></noscript></li></tr><ol id='8Bdcg57I'><option id='8Bdcg57I'><table id='8Bdcg57I'><blockquote id='8Bdcg57I'><tbody id='8Bdcg57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Bdcg57I'></u><kbd id='8Bdcg57I'><kbd id='8Bdcg57I'></kbd></kbd>

    <code id='8Bdcg57I'><strong id='8Bdcg57I'></strong></code>

    <fieldset id='8Bdcg57I'></fieldset>
          <span id='8Bdcg57I'></span>

              <ins id='8Bdcg57I'></ins>
              <acronym id='8Bdcg57I'><em id='8Bdcg57I'></em><td id='8Bdcg57I'><div id='8Bdcg57I'></div></td></acronym><address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legend id='8Bdcg57I'></legend></big></address>

              <i id='8Bdcg57I'><div id='8Bdcg57I'><ins id='8Bdcg57I'></ins></div></i>
              <i id='8Bdcg57I'></i>
            1. <dl id='8Bdcg57I'></dl>
              1. <blockquote id='8Bdcg57I'><q id='8Bdcg57I'><noscript id='8Bdcg57I'></noscript><dt id='8Bdcg57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Bdcg57I'><i id='8Bdcg57I'></i>

                全宇宙最治愈系的哈小二 撑起国内第一家宠咖网红店

                2019-01-07 14:19:04 来源:中国人口新闻网

                不卖咖啡卖幸福

                全宇宙最治愈系的哈小二,撑起国内第一家宠咖网红店

                按图索骥找到哈士奇宠咖店,进门都惊了,半人高的栅栏门外面排着一小队的年轻姑娘,一副副等到天荒地老的贪恋脸;门里或坐或站的人把不大的地方填得满满当当;二层阁楼边探出一溜小脑袋瓜,对着楼下一群追跑打闹的毛孩子嘻嘻哈哈。每张面孔都笑得红红火火。靠近吧台与二哈合影的空间被围得密不透风,一个女汉子站在中间拍拍手,“孩子们在哪里?”一群二哈狗子立马分开众人狂奔过来,“孩子们坐下来,1号上,妈妈叫你坐这里。阿凡达,露出脸来!”随着口令,七八只二哈蹿上长条椅,排排坐定,“孩子们不动,看这里。”如此蠢萌的画面,引爆出一片惊叹,随即咔嚓咔嚓响起一通手机“扫摄声”。

                这个操碎了心指挥哈小二的“老母亲”,就是网红哈士奇宠咖店的店主“冰妈”。终于在二层坐下来缓口气的“冰妈”,一改刚才的女汉子画风,温柔文静。“最近太忙了,吃完的外卖都没法收拾。”洗茶杯、倒水的工夫一问才知,她老家在福建宁德,典型的南方女子,果然是贤惠能干,她叫林文禧,不过这个好听的名字现在似乎已经没什么人叫了。

                一夜成名,国内首家宠咖店突然火爆

                突然就火成了网红店让冰妈有点招架不住,虽然这些日子觉都睡不够,但是她记得很清楚,从12月12日发完公号,开始陆陆续续上人。平安夜那天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很多人,把店里塞得满满的。元旦那天更是夸张,队伍排到马路上还拐了个弯,弯过去二三十米。她根本来不及多想,“一下子非常忙乱,还有山西、河北开车过来的。店里三个人每天只能凑合吃一顿饭,今天有个老师去中央台录节目人手更紧张。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多找上门来的,他们说谁谁是抖音大号,刚刚还有个小红书的来,太意外了。”

                七八年前冰妈在国外学习犬行为训练课程时,接触到宠物咖啡厅。回国后有一次跟朋友聊天说到泰国、首尔、东京等很多地方都有宠物咖啡厅,做得很好,可惜国内没有。朋友鼓动她试试,“我一想也是,成就成,不成也无所谓,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双12那天,我自己就在公号写了一篇文章,都没排版,还有错字,可low了。发出去没想到很快就十万+阅读,昨天我看后台都三十多万了,评论有几百条。”

                一下来这么多人,除了每天要像打仗一样解决各种事,冰妈累并快乐着。她琢磨着,未来这个项目,如果一直这么多人的话她准备先限流,“一天二三十个人接待起来蛮轻松的,可以提供狗零食、可以提供好的饮品,一下子几百人肯定不行。”还想再找地方开新店,“环境更大更好。”

                作为店小二的36只哈士奇,看起来却很喜欢这种新生活:每天中午准时在咖啡厅内值班,每班6-8只,两小时轮一班。哈小二们不仅会排排坐跟顾客合影,拍照时个个都会看镜头“微笑·JPG”,或趴或卧,还会抢C位,温顺可爱又蠢又萌,简直成精了。这全赖于冰妈从小对它们做的专业的社会化训练,在超市、在广场舞、在地铁口,这些人来人往的地方都曾经是哈小二们身经百战的训练场地,在它们初尝恐惧的时候不断夸它、奖励它、引导它,所以再复杂的场面哈小二们也会hold住。

                世界这么大,她带着毛孩子进藏登珠峰

                “冰妈”的官称是为了纪念冰冰——林文禧投入感情最深的一只哈士奇。“冰冰对我来说不是一只狗的感情,可能外人理解不了,它对我来说甚至超过了家人——我男朋友在家我不一定回家,但是冰冰在家我一定会回家。我去哪里都尽量会带着它。”都说二哈拆家又蠢、像个叛逆的“坏孩子”,可是冰冰的性格很好,“不管我开哪辆车怎么回来的,冰冰离很远就能知道。我多晚回家它都在门口等着。”

                冰妈回家会先和冰冰一起在沙发上滚着玩会儿,“一旦洗完澡换了衣服是不许它碰更不许它上床的。”冰冰很听话,每天都在床边站着、看着冰妈睡觉,很乖。“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冰冰就会一直在那做表演:坐下、绕腿、敬礼、叫妈妈……就是平时教的那点东西,一直不停。直到我说‘妈妈没事,过来吧。’它就会摇着尾巴过来,把头往你胳膊里一靠。平时它开心时你想抱抱它都不行的。就这么一靠,一会儿看看你一会儿看看你,就这样子。”

                冰冰就是冰妈的精神支柱。正是因为用情太深,冰冰的死一度让冰妈难以释怀,“冰冰是被气死的。”那个时期冰妈在当驯犬师,因为冰冰长骨刺,经常游泳可以帮助它缓解,那天她托着冰冰在游泳池里训练后躯。游得正开心,突然一下子来了几十个顾客带着自己的狗进来上课,“头一天的课程表没交接好,我不知道那个时间段有课,知道的话我通常会提前送冰冰回去。” 顾客在原地等着,冰妈特别着急没管狗就去换衣服,她回来准备上课时,一只大金毛跑过来挑衅,不管对错,冰妈只能护着顾客的狗骂自己的冰冰。

                拦下来之后,还没等美容师过来把冰冰带走,另一只狗又跑来打架,“没办法我又骂冰冰,它就很生气,呼哧呼哧地跑开去喝水,水一下子冲到肺里去,突然就不行了,送到医院已经没救了,是心脏病。”狗非常生气或大量运动后喝水是很危险的。“冰冰走了,我一下子觉得很空。” 2016年,冰冰先在北京做了火化,冰妈把它的骨灰带到丽江,在一个寺庙的后面永远安放下来。

                “世界这么大,我想带着毛孩子去看看……”就是这么一个突然而至的简单想法,让冰妈立马行动起来:回到北京,她结束了大部分生意,只留下老员工打理这家有很多会员和60多只哈士奇的店。“我租了一辆商务舱,买了三室两厅制式的帐篷,和各种用品、药。”事无巨细为远行做好准备,冰妈便带着五只哈士奇、一只小猪、一只护卫犬、一只小猎犬,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疯狂西藏行。

                从北京出发,先到太原、西安,经西宁走川藏线到达西藏的珠峰大本营。一路上,由于小时候都有充分的社会化训练,毛孩子们在随行、召回、等待、安静地坐车等等方面都表现得很优秀。让冰妈想起来就笑的是,海拔3000多米时人就有高反了,可是毛孩子没事,各个都活蹦乱跳。到了海拔5000米以后,其他狗狗没事,就铛铛老是放屁,坐车里也是不停地放屁,“臭死了,一放屁我就得把车窗摇下来,回来就改叫它铛屁了。”讲起铛屁的糗事,冰妈拍着铛屁的头笑到不行。

                还有很多让冰妈难忘的事。我们在离青海湖不远处露营,扎帐篷的时候,小龙、阿甘、tiger去追土拨鼠,一直往山上跑,追着追着又看见一只兔子,三只又狂奔上山追兔子,喊都喊不住。等我和另一个同伴爬上山顶时,看见可远可远的地方有三个小黑点在动,按飞行器也不管用。回到帐篷等了一个小时,tiger、小龙体力好先跑回来,阿甘过了好久才回来。这是冰妈最后怕的,丢了找不回来。“狗狗一旦跑开再回来时绝对不能批评它们,一定要给奖励。”拍拍摸摸头赶紧拴起来。

                最惊险的一次,是阿甘在藏区搞事情。它远远看到一群牦牛,飞奔过去跟牦牛吼,结果惹毛了一只,牦牛低着头冲它奔过来,吓得阿甘撒腿跑回来藏到我后面,“妈呀当时把我也吓坏了,一头牦牛带头冲过来,后面还跟着一群牦牛。不知道怎么办啊,我就捡起一块石头,举起手冲阿甘大喊‘躲在我身后,别动!’”后面牦牛冲了一段路慢慢散了,我们俩不敢转身,倒着慢慢退回来。“我那个举手投降的动作被同伴笑了一路。”讲起这些和毛孩子西藏之行中难忘的事,冰妈的眉目舒展开心到飞起来。

                网红店里的“十八般武艺”,几乎每只动物都自带一个故事

                冰冰离世带来的伤痛慢慢得到更多毛孩子的抚慰,让冰妈感到欣慰的是,店里1-3岁不等、大大小小的三十多只哈士奇,几乎都是冰冰的血统。但是随着毛孩子的增多,养它们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店里一只狗一天的伙食费要30元,还要给它们买牛肉吃,每个月都要做一次体外驱虫,驱虫药一盒200多元,疫苗八九个月打一次,这些不停的支出让冰妈的压力越来越大。“我不想靠卖狗挣钱,很少卖,就想留在身边。”这又需要增加一个员工管理它们,最终的压力促成冰妈把宠物店改造成现在的宠咖。

                很难想象,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店里最能挣钱的明星,是一只叫“狗狗”的巴马香猪。因为这只猪从小和哈小二们一起长大,又很聪明,冰妈也教二师兄学会了很多本领,滑板、足球、保龄球、套圈……样样在行、武艺精通。二哈兄弟们出去比赛、参加活动时,二师兄也要跟着,没承想每次二师兄滑滑板的技能都震惊四座,成为才华和开心的担当。香猪渐渐身价大涨,每次出场费1万元,能给狗师哥们挣出一阵子的口粮来。

                虽然二师兄挣钱有本领,但也招架不住这群“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我自己没什么花销的,租的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化妆品也是一般的,衣服随随便便都很简单。”冰妈花在狗狗身上的钱绝不含糊,“疫苗、药都是进口的。”宠物店转型宠咖屋大获成功,这让冰妈很高兴,门票带来的收益暂时缓解了让冰冰之后茁壮成长带来的压力。

                除了哈士奇的豪华阵容,店里还有波斯猫、鹦鹉等等其他动物,几乎每一只动物都自带一个故事。tiger是冰冰的最后一个孩子,长得也最像冰冰,“它表达爱的方式特别暴力,会一下子跑过来把你撞倒。稍微对它高兴一点就会霸占你,谁来咬谁。”即便是如此淘气,tiger也得到冰妈的偏爱。

                茉莉是冰妈从通州一个饭馆救出来的。其实经过这么多年,冰妈日常很少冲动收养流浪猫狗,“我会去固定的地方给它们放粮食放水,但是我只爱自己的孩子”。流浪猫狗你不知道它有没有防疫、绝育、传染病,爱惜外面的,带回家传染自己孩子生病是不负责任的。

                那天朋友给她发来一个小视频,通州一个饭馆门口锁着一只哈士奇,喊她去看看,“这种事情太多了,我本来没往心里去,可是干完别的事,心里莫名一动又点开小视频,就坐不住了。”去通州经过一番交涉,花1500元从狗肉馆把茉莉买下来,“本来也就卖800元,但是他们知道你肯定要买走的,从1800元降到1500元,就不肯降了。”带茉莉回家时,发现它浑身皮肤病,放在一个宠物医院治了半年才好。

                “茉莉没有受过社会化训练,我就觉得小时那么受苦就别学习了,自然生长吧。但是它现在很飘,什么好吃的都给它,称王称霸的,觉得自己可牛了。”说着话狗群里一阵骚动,两只二哈掐到一处,“停!茉莉不许欺负姐姐,你刚才踩姐姐不对知道吗?姐姐在睡觉!”冰妈喝退脑袋别着脑袋的两只,再把茉莉拉到一边讲道理。

                因为狗,冰妈收获最多的却是人

                说起和狗狗的缘分,冰妈想到离家1800公里外的故乡宁德,“家里最早养的一只大黄狗,就是土狗嘛,不像现在这么个养法,根本不管,到处乱跑的。可是每次我放学回来的点它都在家门口的路边等我,很准时。”冰妈上初中时,镇上开了第一家宠物店,她看到一只京巴特别漂亮,偷偷攒了5个月的零用钱把京巴抱回家,养了两年多有一天回家不见了,“妈妈很无所谓地说跑丢了吧,后来就再也没回来,我恨了她有一年。”

                那时家里正赶上变故,当外科医生的爸爸因故被停职。“不上班他就去给寺庙做募捐,妈妈为此经常跟爸爸吵架,一气带着我弟弟搬到学校去住。”和爸爸一起生活的日子,爸爸特地从美国辗转日本、香港,里里外外花了三四万给她带回来一只巨贵,“赔给你一只好狗。”巨贵现在已经17岁了,相当于人类差不多120岁,跟着冰妈东南西北到处去。巨贵还能在冰妈的引导下两只耳朵飞起来,翩翩起舞,在店里的吸粉量不亚于哈小二。爸爸前几年去世了,冰妈看到巨贵,就想起和爸爸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虽然和爸爸的感情更深一些,但是2000年的时候,冰妈辞掉护士的工作,花了8800元报班学习犬行为训练师还是遭到全家人的反对,包括爸爸也特别生气,“一辈子驯狗算什么事!”但冰妈还是义无反顾地来到北京,不断报班学习犬类训练课程,用多年心血造就了现在这个纯正的哈士奇团队。

                这么多年,冰妈每天的生活都离不开和狗狗打交道,她觉得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再面对什么问题都会向内看,“出了问题我首先会想自己有没有错。”对于在城市里该如何更和谐地养狗,“我希望出台一些文明的法律。”比如说不牵绳罚多少、不捡狗屎罚多少;比如说开车要上驾校考证,养狗也要培训发证;比如说租房子住养狗狗要做绝育,遗弃宠物就要拘留……

                日常生活里的冰妈是身体力行的动物保护者,她认为人与动物之间,不需要语言就能相通。在丽江时,一对老夫妇的狗的坏习惯被她训练好,“他们觉得太神奇了,后来我去住店都不要我钱。”因为狗,她收获最多的却是人,这让她感到生生不息的温暖和希望。

                冰妈最气愤不爱狗、不尊重动物的行为。在冰妈看来,狗有任何问题都是人的问题,是人没有好好地引导。无论什么狗从小进行社会化驯养,长大后行为都不会出格,都是“有教养的好孩子”。“哪有天天拆家的狗,有些人为了拍视频而拍视频,夸张了哈士奇的领地意识。”每只狗都有属于自己的性格,“比如冰冰很依赖主人,但也有谁给好吃的就跟着走,怎么对它好都记不住,看见吃的就拉不回来的那种性格。”

                离开宠咖店时天色已黑,从五道口开了一小时车程过来的一对学生情侣、特意陪着自己的英国好朋友过来的男生,另外还有好几个闺蜜在店里待到闭店还舍不得走,“我就是特别喜欢狗,在老家养了一只流浪狗,带回家却总爱咬人后脚跟。听了冰妈的教育方法赶紧告诉姥姥让她试试。”女生一边说一边拿着男朋友刚从娃娃机抓到的毛绒公仔逗二哈,看得出来她有点想家。“快毕业了,没事就过来待会儿,光坐在这看看就超幸福了。”男生补充道:“都给狗子们抓了好几个娃娃当玩具了。”

                “不卖咖啡卖幸福”,也许是这句话击中了年轻人;“很难在别处找到二三十只哈士奇陪你的。”也许因为是国内第一家哈士奇主题宠咖;“二哈是全宇宙最治愈系的狗狗了吧,真的是笑出腹肌啊。”也许是让来到这里的年轻人撸狗时能感觉到自己就是王的惊喜。无数人来过被二哈的傻萌傻萌所感动,无数人也把最想说的情话通过二哈表达出来。

                文/本报记者 李喆 供图/冰妈

                责编: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