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长城义务捡垃圾6年:每年上山百次 2小时巡视一圈

2020-11-02 09:57:26来源:全球人口动态资料库作者: 中国人口网阅读量:0

小编有话说:

树叶凋零后树枝干秃速把即今,城墙外一个树坑里别分完基,十几个塑料瓶被树叶盖着不甚显眼压王美,张杰翻跳过城墙八出车,用手扒开干枝叶务起现证,把它们一个个捡进垃圾袋;老城砖上被写了粉笔字领立得,他俯下身用 树叶凋零后树枝干秃,城墙外一个树坑里,十几个塑料瓶被树叶盖着不甚显眼,张杰翻跳过城墙,用手扒开干枝叶,把它们一个个捡进垃圾袋;老城砖上被写了粉笔字,他俯下身用

 

树叶凋零后树枝干秃,城墙外一个树坑里,十几个塑料瓶被树叶盖着不甚显眼,张杰翻跳过城墙,用手扒开干枝叶,把它们一个个捡进垃圾袋;老城砖上被写了粉笔字,他俯下身用手抹着擦掉。

这里是花家窑子段长城,属于八达岭景区外人迹罕至的野长城。2015年,政府出资将这段长城修复,在尽可能保留原貌的基础上用一些新砖铺了上下的台阶路。游客多了,垃圾也随之而来。

张杰就住在山脚下,八达岭镇帮水峪村。夏季游客多时,他一周有三五日都在山上,拎着垃圾袋和竹夹,沿着长城的砖石路找寻垃圾,记下位置等下山时清理入袋。他两个小时就可以巡视一圈,接近一米高的垃圾袋总会被装满。

村里人也逐渐加入张杰的队伍,从最初的1人到现在的21人。村里的老人们知道这事儿,很少当面夸赞他,但私底下,大家交谈时常会说起,“张杰厉害,能坚持这么多年。”

他44岁,在长城义务捡拾垃圾已有6年,每年上山近百次。

平日里,张杰也喜欢用手机记录下这里的一年四季、一砖一石。10月28日,张杰发了条朋友圈,照片里,天空湛蓝,远处层峦叠嶂,近处城墙蜿蜒,他说,“咱家门口的宝贝,得守好。”

守护家门口的长城

张杰自幼生长在帮水峪村。

儿时,上山砍柴是同村孩子们必须承担的一项家庭任务。大约从10岁起,张杰就得独自或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村子东南头的山上背柴。尽管离家较远,但山上干枝较多,不用太费劲掰砍,地上捡拾到的枝杈就足够回家交差。

山上有一段长城,周边没有路,孩子们顺着山沟蹿到长城外墙根儿,徒手扒着城墙纵身一翻,就能顺着城墙走进各个残存不全的城楼、敌台,远眺附近几个村落和农田。

村里的老人告诉他,这里是花家窑子段长城,是古时候为了护城防御而修建的,其中一座菱形的敌台实为罕见,保存也相对完整。

这段长城与石峡关长城和八达岭古长城相连接,是这两段长城的中间段,建于明初的隆庆三年至四年,万历十七年和崇祯十七年进行过修缮,距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

“小时候不懂事,就在长城这儿玩到大,跟现在的小孩子去游乐场似的,长大了觉得真厉害,我们村就有长城,那我们要比一般人更爱它。”张杰说。

2013年,张杰结束在外工作回到村里生活,离得近了,自然就和小时候一样,有更多机会经常去长城上走走看看。来得多,看得仔细,张杰逐渐发现长城身上有了伤痕,尽管那时候游客还不多,但城砖上的“某某到此一游”,树丛间躺着的矿泉水瓶,格外扎眼。

从那年开始,张杰有了随身背个塑料袋,把所见之处垃圾捡起背下山的习惯。

老城砖上被写了粉笔字,张杰俯下身抹着擦掉,他尤其喜欢暴雨后来一趟,尽管那时候容易脚底打滑。但他知道,每次大暴雨总会把一些久经风化的砖墙泥土冲下城墙,如果趁早拾起归位,或许就能延续长城的寿命。

1人到21人的队伍

10月28日,山里进入防火期,游客被限制入内,但还是有人慕名而来。张杰走上残存的城楼平台,一眼就看得出,不久前有人在这里扎过帐篷。

墙砖被挪到空地上,三五个一小堆,围出一个近乎圆心的空地。这些砖因年久风化,已经粘连不牢固了。“他们就用这些砖压帐篷角,用完了也不给放回原位。”说话的同时,张杰已经开始搬起砖往土墙上摆。

一次两块,他小心地把砖块摞在一起,放在城墙合适的位置,再用手晃动一下检验是否稳妥。

“你看看,搬来搬去免不了就会磕碰”。砖块几乎都有残落的边角,张杰觉得心疼,他希望有更多人了解长城,喜欢它的美,但他更希望游客也能和自己一样爱护长城,把这些砖块也当做宝贝。

从前村里人也没有这个意识。张杰还记得,童年时也有人觉得稀罕,就把这些散落的砖捡回家,没想过这是文物古迹的一部分,更谈不上要去保护它。2015年,政府出资将这段长城修复,在尽可能保留原貌的基础上用一些新砖铺了上下的台阶路,此后游客便越来越多。

游人多了,垃圾也在成倍地增长。张杰自己捡不过来了,琢磨着应该拉更多人一起来做这件事。“怎么张口呢?没人给钱,纯义务,又需要长期坚持,谁会愿意呢?”

他开始有意拉着同村好友上长城玩。走在砖石铺就的小路上,张杰随手拿一个竹镊子把垃圾捡到塑料袋里,一圈下来,一米高垃圾袋几乎要满了。

“这长城就在咱们村,咱们常来,外人也常来,咱们自己得先爱护它,它才能好。”和好友说完这些,他继续趁热打铁,“我平时一个人捡,一次就这么多,有时候都捡不完,你们有空也来来,锻炼身体得功夫,长城就干净了。”

这话说得简单在理,伙伴们觉得这不是难事,便加入了张杰义务清理长城垃圾的队伍。

李娟也是其中之一。她是在20年前从湖北嫁到帮水峪村,此前对长城的印象存在于课本里——宏伟壮丽,是蜿蜒在中华大地上的一条龙。哪怕后来嫁到帮水峪,她依旧觉得新奇。张杰提出捡垃圾的建议后,李娟意识到,“爱护这里,要从自己做起。”

刚开始,由于体力跟不上,李娟时常无法跟完全程,最后一个阶段由体力好的男士们上去完成。但现在,直线距离一公里多,最大坡度超过45度的花家窑子段长城,48岁的李娟可以和张杰一样,在2个小时里一气呵成。

继李娟之后,更多的村里人加入张杰的队伍。截至目前,他组建的微信群里已经有21人,年龄从35到50多岁不等。夏季游客多时,每周大家要上长城3次以上,张杰在群里一招呼,六七个人就组团出门。

坚持做好自己的事

常来的游客,和张杰打过几次照面,以为他是镇上聘请来的保洁员,闲聊时才知道是义务来捡垃圾,向他伸出大拇指。张杰发现,还是有一些游客,抱着走马观花的心态游玩一场,觉得有人打扫,垃圾便扔得心安理得。

今年六月,一辆大巴车拉来30几名游客,一群人上到城楼平台处歇脚,离开时把随身携带矿泉水全部扔在平台上,大部分瓶内还有多半瓶水。张杰疾跑到山下停车场拦住大巴车,和司机理论起来。

“你把人拉来的,你让他们下车把垃圾带走。”司机大约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保洁员”,不愿与车上游客沟通,还嫌张杰多管闲事,双方陷入争执。张杰不依,“想来这儿玩儿,你们就得爱护。”

带队的导游最终向张杰道了歉,自己爬上长城收拾起了那些丢弃的水瓶。

捡垃圾的路上,张杰也把游客的安全放在心里。

张杰还记得,有次他爬上一段陡峭的台阶,抬头看见一只小狗迎面扑来,狗主人紧随其后。正是旅游旺季,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游玩,张杰劝说,“您把狗拴起来,容易吓到孩子们,这边台阶陡峭,不安全。”对方却不乐意,回他,“我栓不拴狗和你有什么关系。”

本是好意,但却时不时被言语攻击,张杰心有委屈,他劝自己不必在意,游客五花八门,要求不了别人就坚持做自己的事,这样准没错。但再遇到相似境遇,该出面提醒和出手阻拦的时候张杰还是忍不住。

今年,花家窑子段长城脚下的停车场放了4个垃圾桶,不少游客能够自觉把垃圾带下长城。

有一次回家后,张杰和爱人杨淑丽生气地念叨,“怎么有的人,明明垃圾桶空着,他们宁愿扔外面也不扔桶里。” 杨淑丽感觉得到,自从到长城上捡垃圾以来,张杰越来越爱把长城当做宝,舍不得别人对它有一点不尊敬和破坏。

张杰捡垃圾时也会听到路过的人以他为榜样,教育孩子们不能乱扔垃圾,保护环境,这让他分外有成就感。成为帮水峪村党支部委员后,他还带动了所有村委会成员,定期组织大家去长城捡拾垃圾。

享受独行的快乐

义务服务捡垃圾的人越来越多,张杰还是享受独行的快乐和惬意。

夏季天黑得晚,下班后他匆匆吃过晚饭就往山上走,平时和大家一起行动需要走上三四个小时才能完成的攀爬路,他两个小时就可以巡视一圈。“第一个城楼前有75个台阶,第二个城楼前两段台阶加起来共113个,顶峰的城楼前,台阶有186个。”这些他了如指掌。

上去时拎着垃圾袋和竹夹,张杰一边走一边寻找垃圾,记下位置后等下山时再一并清理入袋。

村里年轻人基本都在外工作,张杰在读大学的儿子对长城的情感也不如父亲这般深,但每次假期回家,张杰都会刻意拉着儿子去捡垃圾,他觉得这是帮水峪人应该做的事儿,年轻人们更应该懂得“咱家门口的宝贝,得守好。”

村里的老人们知道张杰干这事儿,说不出客套的话,也很少当面夸赞他做这事儿多有意义,但私底下,大家交谈时常会说起,“张杰厉害,能坚持这么多年。”

一个人的时候,他也会背一个大户外包,里面装着救援绳、矿泉水、饼干、手电。除了捡拾垃圾,他还随时准备着救援被困的驴友,作为一名蓝天救援队的老队员,这已经是他的习惯。

到10月下旬,山里已然一幅深秋的模样,树叶凋零后树枝干秃,城墙外一个树坑里,十几个塑料瓶被树叶盖着不甚显眼,张杰翻跳过城墙,用手扒开干枝叶,把它们一个个捡进垃圾袋。

“这都是漏网之鱼”,张杰判断,空瓶子是树木茂盛时游客塞进树坑里的,当时树叶遮挡着,如今才显现,“藏在哪儿都是给长城留下垃圾了呀,这能骗得了人吗。”

平日里,他也喜欢用手机拍下日出和夕阳,记录下这里的一年四季、一砖一石,再把这些照片发在朋友圈里。

“看看你朋友圈,怎么都是这长城?”有朋友开玩笑问他。张杰回答,“就是喜欢,怎么都看不厌。”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编辑 左燕燕

校对 贾宁 【编辑:张楷欣】

编辑:社会

相关文章

  • 他在长城义务捡垃圾6年:每年上山百次 2小时巡视

    树叶凋零后树枝干秃,城墙外一个树坑里,十几个塑料瓶被树叶盖着不甚显眼,张杰翻跳过城墙,用手扒开干枝叶,把它们一个个捡进垃圾袋;老城砖上被写了粉笔字,他俯下身用...

    阅读: 0

  • 欧洲各国高校10月陆续开学 一些中国学生把目光

    欧洲各国高校10月陆续开学 有留学意向的中国学生更多地把目光投向欧洲 后疫情时代欧洲高等教育 他何去你何从? ◎任淼淼 10月份是欧洲高校的传统开学季,今年...

    阅读: 0

  • 伍连德:我的大半生,属于古老的中国

    伍连德:我的大半生,属于古老的中国 前不久,位于东堂子4号的伍连德北京故居腾退完毕。他在国内唯一的家属代表黄建堃接受本报专访,讲述了伍连德的传奇故事。 从1...

    阅读: 0

  • 导演张毅因病辞世

    导演张毅因病辞世 本报讯(记者 肖扬)11月1日,著名导演张毅去世,享年69岁。张毅旗下琉璃工房发讣告写道:“各位朋友,我们敬爱的创办人张毅先生在家人们的陪...

    阅读: 0

  • 全球首场疫情后顶级电竞决赛 英雄联盟决赛的台

    10月31日,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争夺战在中国上海上汽浦东足球场正式开启。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球范围内举办的首场顶级规格电子竞技总决赛。来自中...

    阅读: 0

  • 中超联赛临近收官 足协开始为新赛季谋划

    中超联赛临近收官 足协开始为新赛季谋划 “集中制”赛制可行 明年有望“留用” 随着第18轮赛事分别在大连、苏州两赛区展开,2020赛季中超联赛临近收官。中国...

    阅读: 0

  • 11月1日起,北京11.5万普查员敲门入户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开启现场登记 持续至12月10日结束 昨起北京11.5万普查员敲门入户 11月1日,随着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标准时点到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

    阅读: 0

  • 80后垃圾分类达人:8年踏遍百余小区“定制”分类

    80后垃圾分类达人梅昌林—— 8年踏遍百余小区量身“定制”分类方案 青春 在海淀街道小南庄社区,垃圾分类已经成为了这里的“新时尚”。小南庄社区建立了全品类智...

    阅读: 0

  • 2021年北京高考报名正式启动

    2021年北京高考报名正式启动 提交申请信息4日20时截止 8日至11日填报信息并缴费 20日前完成现场资格确认 本报讯(记者 武文娟) 昨天上午8时,20...

    阅读: 0

  • 媒体:别让“网红景点”成为一个贬义词

    别让“网红景点”成为一个贬义词 东原 美出天际的“天空之镜”,不过是几块拼凑的镜子,周边环境杂乱不堪;浪漫迷人的“普罗旺斯薰衣草花海”,其实是一小片稀稀拉...

    阅读: 0

  • 高铁快件运输尚属首次 改装后的整列复兴号运送

    本报讯(记者 王薇)昨日,铁路“双11”电商黄金周运输服务正式启动。昨日凌晨5时02分,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北京西站1站台看到,经过一夜的紧张装运,首趟复兴号动车...

    阅读: 0

  • 媒体:今年需要一个更有声有色的“双11”

    今年需要一个更有声有色的“双11” 本报评论员 樊大彧 今日社评 中国经济增长逐步实现从投资、出口主导向消费主导的转变,消费已成为经济增长第一拉动力。大国经...

    阅读: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