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再三“翻车”的背后

2021-01-25 10:33:22来源:全球人口动态资料库作者: 中国人口网阅读量:0

小编有话说:

台湾的“部立桃园医院”聚集性感染事件连日来持续发酵共性切每并,再度拉紧了岛内民众的神经性少青展交。据台湾媒体报道住时名青江个,桃园医院群聚感染暴发以来已累计造成15人感染化再器土矿,包括医院医师、护理 台湾的“部立桃园医院”聚集性感染事件连日来持续发酵,再度拉紧了岛内民众的神经。据台湾媒体报道,桃园医院群聚感染暴发以来已累计造成15人感染,包括医院医师、护理

 

台湾的“部立桃园医院”聚集性感染事件连日来持续发酵,再度拉紧了岛内民众的神经。据台湾媒体报道,桃园医院群聚感染暴发以来已累计造成15人感染,包括医院医师、护理人员及其家属、住院患者及其家属等,更有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曾出入台北101大楼,可见院内群聚感染已扩散至社区,形势不容乐观。

“惜筛如金”

岛内防疫再次破功,而撕开这道口子的,正是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总指挥”陈时中。桃园发生聚集性疫情,众人皆知事出“部立桃园医院”,身为该院直系领导的陈时中却刻意不提医院具体信息,面对记者追问更说出“为什么要公布医院名字”的荒唐之语,加之一向“顺时中”的绿媒各种袒护,以致民间风言四起,岛内人心惶惶,甚至被质疑有“隐瞒疫情”之嫌。

令人费解的还有台当局对于新冠病毒筛检的莫名恐惧。先前有岛内专家建议对入境人员进行普筛,陈时中却嗤之以鼻,说“14天居家隔离就够了”。早前彰化县和台湾大学公共卫生所合办的万人血清检测发现社区内有隐性感染者,“惜筛如金”的陈时中对此大开罚单不说,还设置必须出现相关症状、有接触旅游史等严苛条件限制筛检人数。此次“部立桃园医院”发生聚集性疫情,理应对院内及相关人员应检尽检,及早筛查避免社区扩散。然而普筛计划却在一夜间被莫名叫停,筛检范围一缩再缩,已接受筛检的人员更是五六天等不到结果,吓得不敢回家,似乎有人宁可蒙住双眼也不愿正视确诊人数增长。

身为防疫“总指挥”,陈时中难道不知道及时筛检的必要性吗?他当然知道!据台媒爆料,陈时中虽然没有相关接触旅游史,但其早前就因生病筛检过一次,后来又因“有一点感冒症状”接受了公费筛检,自破规定。筛检能力有限可以理解,但老百姓求而不得、一线医护都要排队的公费筛检,陈时中却想检就检,可见所谓标准“全凭阿中一张嘴”。如此这般“筛检不能乱检只能我检”的霸道双标特权,不禁让岛内有识之士发出“陈时中惜命,但我们也是人”的无奈悲叹。

“弃医从政”

不过就算“陈总指”大发慈悲放开筛检,高昂的价格恐怕也要吓退不少普通百姓。有岛内媒体调查发现,目前台湾新冠病毒自筛检测的花费是7000元(新台币,下同),而同样的检测在大陆只要约345元,为什么台湾的检测费用足足比大陆贵出19倍之多?面对质疑,陈时中竟张口就来,称台湾检测贵是“因为我们比较准”,还妄称大陆是“整批整批验”“还没有验就出来(阴性)结果”,污蔑大陆检测“便宜没好货”。

明眼人一看便知,陈时中如此“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无非还是抹黑、甩锅大陆的老一套,目的就是强行将高昂的检测价格合理化,为自己的失职开脱。有台媒发文回怼,称大陆不仅有“整批验”,也有“单人验”,且申请方式十分便捷。而至于所谓“整批验”也仅限于对千万级人口城市进行普筛的特殊情况,以提高检测速度,德国等西方国家也都曾采用过这种方式。

退一步讲,如若真如陈时中所言,用高价换精确的检测结果,咬咬牙也就忍了,但事实却再一次扎了台湾百姓的心。不久前,从江苏返台的一名台商被“确诊”新冠肺炎,而事实则是因工作人员错置检测样本而造成的“大乌龙”。此外更有多名感染者在出境台湾筛检时被“放生”,入境其他国家和地区才最终确诊。

种种迹象表明,台湾防疫早已不是密不透风的墙,“总指挥”陈时中为何视而不见?显然,陈时中是跟着习惯于无视民众健康福祉的民进党当局混得太久,把“总指挥”当成了“官老爷”,全然一副要“弃医从政”的政客嘴脸,僚气十足。他不仅把防疫工作政治化,面对可能破坏自己“防疫政绩”的质疑,更是摆出“不透露、不便讲、别再问”的倨傲态度,生怕脏了自己的“政治羽毛”。

“甩锅大陆”

不止如此,陈时中还将民进党抹黑、造谣、甩锅大陆的“招牌三部曲”玩得淋漓尽致。一年多来,陈时中置防疫专业性和民众健康福祉而不顾,屡次配合民进党当局蔑称大陆制造的口罩是“劣质品”,还放话“绝不购买大陆疫苗”,与造谣成性的绿媒一唱一和,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抹黑大陆疫苗安全性,“酸葡萄”心理令人不齿。摊上如此荒唐的“总指挥”,台湾防疫岂有不屡屡破功的道理。

如今,桃园疫情将扩散至何种程度仍是未知数,岛内疫苗接种工作更是遥遥无期。加之年关将至,大批旅居境外的台胞要返乡过年,防疫旅馆供不应求,台湾整体防疫正面临巨大压力。此时此刻,台湾民众需要的是能够实事求是,从科学与专业的角度出发,真心守护民众健康福祉的“总指挥”,绝非荒唐如此的陈时中之流。 【编辑:黄钰涵】

编辑:台湾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