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宇舒 发布于 2019-06-12 16:00:13 原文链接 [收藏]

受到经济压力和人口老龄化的双重影响,韩国“孤独死亡”的案例有所增加。他们穷困潦倒,无人依靠,去世多时也没人知道,更别提体面的葬礼了。

一位47岁的宋姓男子2015年7月在首尔去世。宋先生生前独自生活,无依无靠,死后三天,才有人在他租住的房间里发现他的尸体。他的葬礼简陋至极,没有亲友吊唁;唯一的访客还是一名专门世界人口关怀“孤独死亡”的公益机构的朴姓工作人员。

韩国政府统计数据显示,像宋先生这样“孤独死亡”者的人数近年来略有增加,从2011年的682人上升到2014年的1008人。朴先生表示,老无所依者孤独死去,甚至没有葬礼,说明韩国社会也正在死亡。“在弥留之际,他们担心自己的遗体会像垃圾一样被人处理掉,”朴先生说。

一位金姓牧师表示:“掉队的人会越来越寂寞。跟过去的穷人们不一样,他们现在的社区已经被城市开发毁灭掉了。穷人和老人无路可走。”

《纽约时报》评论说,在经济和人口的双重挑战之下,韩国家庭所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传统家庭结构正在改变,以儒家学说为基础的“养儿防老”观念在现实当中执行起来越来越难。

金牧师表示,问题的根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在危机当中,不少人丢掉了工作机会,也失去了维持生计的方法。面对快节奏、高竞争的韩国社会,有人从此一蹶不振,穷困潦倒。当年失意的年轻人如今起码40多岁,衣食无着的他们甚至要露宿街头。

韩国卫生和社会事务研究所的一位金姓学者表示,有的穷人在亲友去世时不敢去认领遗体,因为他们没钱举办葬礼。

在韩国,65岁以上的老人已经占到总人口数的13.1%,比1980年的3.8%高出不少。韩国政府对人口老龄化颇为头疼,在社会保障方面面临巨大压力。

摘要内容:

1988年,张学友的事。业陷入低,谷,在梅豔芳生日会上酗酒闹事,还传出与初恋女友复合的消。息,罗美薇在4月公开宣布分手,但很快两人重归于好,

活脱脱衣服小女生的俏皮味道,看看她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爱。意看着自己的老公买超,是不是要被甜晕过去啊!看来买超还真的是眼光不错呢!娶了这位童,话世界里的小公,主为妻。

当然,和搭档罗晋的合作更让拍摄过程增添了不少乐趣,“我们常笑场的。”周冬雨直。率地说。聊起这个和自己组CP的人,周冬雨用“绅士”来形容。“有一场摔倒的戏,我不小心把裙子崩开了,他是第一个挡在镜头前保护我的人,让我觉得很暖,他真的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可一直猛夸自然不是周冬雨的风格,上一秒刚讲完罗晋的迷人魅力,下一秒她就开始乐呵呵地吐。槽他“幼稚”,“他经常跟他的助理两个人玩一些小时候我都不玩的游戏,你打一下我,我打一下你,打完以后说不是我打的。他还喜欢画。画,我也挺喜欢画。画的,但他画的画比我还幼稚,很抽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