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8Bdcg57I'><strong id='8Bdcg57I'></strong><small id='8Bdcg57I'></small><button id='8Bdcg57I'></button><li id='8Bdcg57I'><noscript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dt id='8Bdcg57I'></dt></noscript></li></tr><ol id='8Bdcg57I'><option id='8Bdcg57I'><table id='8Bdcg57I'><blockquote id='8Bdcg57I'><tbody id='8Bdcg57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Bdcg57I'></u><kbd id='8Bdcg57I'><kbd id='8Bdcg57I'></kbd></kbd>

    <code id='8Bdcg57I'><strong id='8Bdcg57I'></strong></code>

    <fieldset id='8Bdcg57I'></fieldset>
          <span id='8Bdcg57I'></span>

              <ins id='8Bdcg57I'></ins>
              <acronym id='8Bdcg57I'><em id='8Bdcg57I'></em><td id='8Bdcg57I'><div id='8Bdcg57I'></div></td></acronym><address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legend id='8Bdcg57I'></legend></big></address>

              <i id='8Bdcg57I'><div id='8Bdcg57I'><ins id='8Bdcg57I'></ins></div></i>
              <i id='8Bdcg57I'></i>
            1. <dl id='8Bdcg57I'></dl>
              1. <blockquote id='8Bdcg57I'><q id='8Bdcg57I'><noscript id='8Bdcg57I'></noscript><dt id='8Bdcg57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Bdcg57I'><i id='8Bdcg57I'></i>

                “糖丸爷爷”顾方舟追思会 临终前嘱咐“踏踏实实做人”

                中国人口新闻网

                2019-01-07 06:21:31

                “糖丸爷爷”顾方舟追思会 长子顾烈东回忆父亲二三事

                父亲临终前嘱咐“踏踏实实做人”

                2019年1月2日3时35分,研制“糖丸”疫苗消灭我国小儿麻痹症的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一级教授顾方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1月6日下午,顾方舟先生的追思会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举行。

                忆往昔

                父亲拿我“试药”

                顾方舟为脊髓灰质炎的防治工作呕心沥血,最终助力实现我国全面消灭脊髓灰质炎,并长期维持无脊灰状态。此间,在疫苗临床试验阶段,顾方舟曾拿自己刚满月的大儿子顾烈东做试验。“我对父亲当时的决定,没有丝毫埋怨。”他说,“消灭脊髓灰质炎是父亲毕生的心愿,尽管作为他的子女,我们没有继承他的衣钵,但我对当初能参与到实验中感到欣慰。”

                顾烈东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当时“试药”时,父亲是瞒着母亲的,“但父亲做这个决定时,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们当时已经做了大量的动物实验,而且父亲自己也以身相试。我觉得,这一方面是他对自己科研成果的自信,另一方面也是出于老一辈科学家的使命感和奉献精神。”

                “父亲一生为一大事、做一大事,就是消灭脊髓灰质炎。我们一家人经常回忆父亲的生活和工作。最近也看到很多对父亲事迹的报道,让我们感到骄傲。”

                聊工作

                研究到深夜是常态

                追思会现场,顾烈东还回忆起儿时的一件小事。他说,母亲也是学病毒的。“当时,晚上照顾弟弟睡觉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有一次,生物所的食堂放电影,是我最喜欢的《地道战》,早早哄了弟弟睡觉之后,我就偷偷出去看电影了,演到一半,广播突然在喊‘顾烈东,请来大门口一趟’。过去一看,弟弟醒了,一看爸妈和我不在身边,就来大门口找我们了。我这才意识到,已经入夜了,父亲母亲还在实验室里辛勤工作。”

                顾烈东说,父母工作到深夜,是他们儿时的常态。“他们都在无菌室里,一进一出手续非常复杂,所以他们一进去就很难出来。”

                谈家风

                从严治学也从严治家

                顾烈东回忆,父亲不仅从严治学,也从严治家。住在东交民巷的时候,家里有个大方桌,父亲时时给孩子们开家长会,“要我们反思学习上的不足,品行上的不足”。

                生活中的顾方舟,在长子顾烈东看来,是最慈祥的父亲。“对于母亲来说,他是一个好丈夫,对于晚辈来说,他是良师益友。”

                顾烈东提到,父亲生前很喜欢拍照,闲暇时给母亲和他们兄妹三人拍了很多照片。

                顾方舟先生逝世后,家人收到了来自先生曾经的同事、学生等多方面的慰问。顾烈东说:“因为同是学医的人,母亲对父亲过世已有心理准备,现在更多地在打点父亲的后事上。”顾烈东说,父亲临终前,曾对子女有过一些嘱咐。“他说,希望我们踏踏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也叮嘱我们照顾好母亲。”(张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