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少生20万人!河南出生人口3连降,专家:解决人口问题关键在它

2021-01-06 08:52:37来源:全球人口动态资料库作者: 中国人口网阅读量:0

小编有话说:

河南商报记者 王苗苗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局标七海作始,河南出生人口数在2016年达到高峰后社我六,2017年即走起下坡路按见问识发,2019年出生人口已降至120万人局期委二民。 有人生了二孩直河南商报记者 王苗苗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河南出生人口数在2016年达到高峰后,2017年即走起下坡路,2019年出生人口已降至120万人。 有人生了二孩直

 

河南商报记者 王苗苗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河南出生人口数在2016年达到高峰后,2017年即走起下坡路,2019年出生人口已降至120万人。

有人生了二孩直呼自己是没事找事儿,有人索性压根就不愿意生。

是什么原因让育龄夫妻不敢、不愿生孩子?又如何让大家从不敢生、不愿生里走出来呢?有专家这么说。

【故事】

丢了工作、压力增大,郑州宝妈直呼自己是没事找事儿

2016年1月1日,备受瞩目的“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实施了。有所耳闻的人们早已做好了要孩子的准备,38岁的王女士就是这波儿跟着政策生二孩队伍中的一员。

“那几年一直有放开二孩的声音,我们算是提前做了准备。”王女士和丈夫都是公职人员,碍于工作等原因,要孩子这件事一直停留在想的层面,直到“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第一年,王女士才如愿生下了儿子,一个比大女儿小14岁的二孩,那一年,河南也以出生人口142.61万人的成绩,达到了生育高峰。

可王女士没想到,儿子的出生竟打破了家里原有的许多秩序。“顾不上闺女学习,成绩下降很快。”王女士第一次因为女儿成绩被老师“约谈”,在老师面前,她感觉脸已经红到脖颈,而影响远不止此。

“老大有一段时间情绪低,回家就钻屋,我顾不过来也辞职了,家里老人年纪大帮不上忙,就又找了阿姨,但开销也大了……”看着快5岁的儿子和自己日益增多的白发,想起这几年的经历,王女士坦言,“有时想想感觉自己真是没事找事,把自己搞得这么累。”前不久,王女士想找个工作以缓解经济压力,但找了一圈发现,愿意聘用她的单位少之又少。

在我们生活中,与王女士一样,因二孩到来,生活发生巨大变化,又或失去许多的女性不在少数。她们一面要应对生活琐事,一面还要顾及未来发展,一人分饰多角更不胜枚举。或许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情况,2016年河南出现的生育高峰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

“这两年新生儿出生率明显下降,而且高龄孕产妇比例增高,保障母婴安全面临新挑战。”河南省新生儿重症救护网络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郑大三附院新生儿科主任徐发林如是说道。

2016年河南出生人口142.61万人,其中二孩约64万人,是近5年河南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

【说法】

90后小夫妻月入3万多不敢生二孩,社会竞争让生孩子成为选择题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5年了,河南出生人口以2015年的136万人为基准开始攀升,2016年达到高峰,2017年即走起下坡路,到2019时,出生人口已降至120万人。作为中国人口第三多的省份,一直被冠以人口大省之称的河南,为何会出现出生人口的连续下降呢?

对此,河南省卫健委的解释是,受育龄妇女持续减少、育龄夫妻生育意愿降低、支持按政策生育的制度体系和社会环境尚未形成,以及妇幼健康、托幼服务、学前教育等方面的供需结构性问题亟待解决等多种因素影响,河南省出生人口连续3年下降,并将继续呈下降趋势。

在河南商报记者此前多次走访调查中了解到,由于长期面临就业、购房等难题,以及婚恋观的转变,年轻人“晚婚”甚至“不婚”的现象不断增多,而高昂的育儿费、教育经费、精力投入,也导致年轻人生不起或不敢生孩子。

以28岁的小黎(化名)为例,他和妻子均在金融机构工作,稳定情况下家庭月收入3万多元,这一工资水平在郑州已算不错。但除去每月要付的1.3万元房贷,以及每个月各项家庭必要支出,手里顶多能留个五六千元。

“要一个孩子就好了,还敢要二孩?”小黎是一名90后,也是当前的生育主力军,面对由社会竞争导致的日益严峻的内卷化和不断增加的生活成本,他和他那一代的人“哪里还有勇气去生孩子”?

【观点】

单依靠生育政策不能解决人口问题,关键在于解决后顾之忧

低出生率意味着什么?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2019年中国生育报告》中曾提到,劳动力萎缩导致人口红利消失,是低生育率带来的首要问题,而老龄化进程加速,让养老金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

面对这一情况,不少专家将提振出生人口的希望,寄托在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政策上。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围绕人口政策的提案、议案有很多,包括放开三孩限制、鼓励生育以及规定男性产假制等等。

但就放开三孩及全面放开生育计划来提振人口出生率这件事,郑州大学社会学讲师董中昱认为,是否放开三孩又或者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是一个全国性的人口学方面的问题,而人口问题是一个大的概念,提振人口出生率,绝不是简单地放开生育就能解决。

“放开三孩政策的价值性是有限的。”董中昱认为,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即使放开生育政策,也很难达到大部分专家预想的效果。这是因为,很大一部分人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生育生理期限,要想再生育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和财力,而生活压力和生活节奏不断加大、加快,让许多适龄生育人群陷入“想生但不敢生”的尴尬境地,这种情况在竞争压力较大的城市尤其明显。

董中昱的这个观点,在三孩政策作用下的漠河被印证:放开三孩的3年间,漠河城镇人口减少了6.9万,在全市人口下降的情况下乡村人口略有增加。

“对个体来说,抚养负担在加重,对于现在不想生的人来说,放开几胎他(她)都不会生。”董中昱说,要想促进人们生育,“只能从社会保障方面入手,提供更多有关生育方面的社会保障,解除人们对生育的后顾之忧。”

至于将生育率与人口老龄化挂钩一事,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人口老龄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情况,也是人类追求健康长寿、抗击各种疾病风险的结果,解决这一问题不可能只依靠哪一个单项政策来解决。

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社会竞争的不断加大,让越来越多育龄人群不愿或不敢生二胎。

【链接】

补贴、放假、贷款优待……各国经验不妨了解一下

在人口出生率的问题上,邻居日本、韩国以及俄罗斯也面临着和我们相同的处境。

面对以往推出的鼓励生育政策效果不大这一情况,去年9月,日本政府发布了力度更大的政策来促进生育率。新规显示,只要双方结婚时的年龄均低于39岁,且年收入之和少于540万(约35万元人民币),就可以额外申请60万日元的新婚生活补助。

而韩国政府为解决人口危机问题也推出了一个新政策,即从2022年开始,有新生儿的家庭一个月可享受50万韩元补贴(约3000元人民币),刚生孩子的妈妈另外还将获得200万韩元的补贴,且在补贴以外,政府还提出了“3+3育儿假”制度,这一制度说的是,孩子未满一岁的父母双方,都可以向公司申请3个月的育儿假,在这3个月里,政府还会为他们提供300万韩元的育儿津贴。

韩国的这一新政策,其目的就是让妈妈们不会因为觉得负担大、照顾孩子的责任全部都在她们身上,而排斥生孩子。

相比之下,俄罗斯鼓励生育的政策涉及面更广。按照俄罗斯政策,从2020年起,每个家庭前两个孩子接受补助的年限将由1年半延长至3年。每个孩子3年内将从俄政府领取43万卢布,约合3.8万多元人民币,累计将获得近8万元人民币补贴。

此外,还有对3个及以上孩子的家庭每月提供额外补助、对有孩子的公民抵押贷款年税率仅为6%、不孕症父母若进行体外受孕可通过基础医疗保险报销费用等政策。

编辑 吕瑞天 刘梦鸽 施尚景

编辑:中国人口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